NEWS.ALL
Ruizhao's News Reader

又一顺风车用户被害 滴滴为何不愿“放弃”顺风车

Cnbeta /2018-08-26

在“郑州空姐打顺风车遇害”案3个月后,滴滴顺风车再度发生命案。8月24日,温州一名顺风车车主奸杀女乘客抛尸郊野,该车主在案发前一天曾被投诉尾随乘客。受害者朋友“Super_4ong”在微博上指责滴滴贻误了“侦查和抢救时机”,且“有不可推卸的责任”。

从规模来看,顺风车业务在滴滴整体业务链条中,占比极低,即使春运期间,日订单也只有75万,相比2500万的平均日单,占比仅3%。

在“郑州空姐打顺风车遇害”后,即有内外部声音呼吁滴滴放弃顺风车业务。滴滴最终选择了“整改”。

在这个选择的背后,是滴滴不愿放弃的“闭环”。为了完整的出行平台闭环,为了不让竞争对手抢到“垂直高地”,滴滴选择尝试“抢救”顺风车业务。然而悲剧的再度发生,也宣告了滴滴顺风车的“抢救”失败。

同时,滴滴顺风车某种程度上的“带病强行运营”现状,也使得滴滴在是否关停顺风车业务的问题上,丧失了部分主动权。

目前,浙江省相关部门已要求滴滴暂停其在浙江区域的顺风车业务。

滴滴声明暴露两大问题

8月25日,滴滴发布《对于乐清顺风车乘客遇害的道歉和声明》,这份声明暴露出在该事件中滴滴处理这件事情的两大问题。

第一个问题,在《声明》中,滴滴提到,“在该车主作案的前一天,有另一名顺风车乘客投诉其‘多次要求乘客坐到前排,开到偏僻的地方,下车后司机继续跟随了一段距离’,我们的客服承诺两小时回复但并未做到。”

第二个问题,《声明》中给出了对“为什么没有第一时间将车主信息提供给家属”的解释,滴滴称“由于平台每天会接到大量他人询问乘客或车主的个人信息的客服电话,而我们无法短时间内核实来电人身份的真实性,也无法确认用户本人是否愿意平台将相关信息给到他人。所以我们无法将乘客和车主任何一方的个人信息给到警方之外的人。”

这意味着,在事发前天,滴滴客服如果可以如约回复,暂停该车主账号,或者在案发当天,滴滴能够在第一时间将车主信息提供给家属,那悲剧或许不会发生。

对于滴滴发出的声明,一位不愿具名的国企法务吴先生对搜狐科技表示:“客服两个小时给出回复的承诺没有做到,这是唯一可以说滴滴存在失职的。滴滴车主和滴滴公司并非劳动关系,滴滴车主和滴滴有合约,但他本身并不是滴滴的员工,滴滴有的是民事责任而非刑事责任。”

吴先生表示:“法律具有滞后性,特别是像共享租车这样的新兴行业。任何企业都会受到行业相关的政府的管束,相较于国企而言,像滴滴这样的私企更难进行管束,很难要求它的客服达到某种效率,比方说什么样的事件要在多长时间内给出答复。”

滴滴司机群交谈猥琐

此前,在“郑州空姐打顺风车遇害”之后,滴滴取消了用户页面的“车主评价”内容,但这个举措治标不治本,滴滴车主良莠不全的问题无法得到实质性解决。

在温州女孩遇害之后,网络上流出武汉滴滴车主群交谈截图,司机之间谈话内容多次提到“强奸”、“做爱”等词。

具有讽刺意味的是,今年3月5日,滴滴出行正式获得武汉市客运出租汽车管理处颁发的《网络预约出租汽车经营许可证》。这意味着滴滴出行在武汉具备了线下服务资格。

目前,滴滴出行已经在北京、深圳、武汉、厦门、合肥等数十个城市获得网约车牌照,具备线下服务资格。

武汉滴滴车主群聊天内容并非个例,网络上也曾流出“上海滴滴司机群截图”、“滴滴车主骚扰乘客”、“滴滴车主猥琐谈论乘客”等图片。

滴滴是否有责引争议

8月25日下午11时,微博大V“张洲”发表微博,称“我认为更加欠妥的是当地警方”,他提出警方应该在接警后第一时间致电滴滴介入,让滴滴配合调查。

张洲在微博上表示:“滴滴公司角度来看,假设有个陌生人问你,你公司的某某同事住哪里,你愿意告诉他吗??他谁啊他?你告诉了他出了事怎么办?他要找某某,请到人事那边问——这是合规的。擅自告诉他则不合规。所以,滴滴公司不可能随便什么人说个事(人家没理由相信你说得一定是真的)就把司机车牌号和电话给你,万一你是司机的仇家,获得他信息后持刀杀死司机怎么办?若是司机因为涉暴私仇而死,才真正是滴滴的责任。”

随后,受害者朋友微博号为“Super_4ong”的网友发表微博,针对张洲的评论提出异议。

“原来大咖也善于偷换概念,如今事件的发展早已不是我跑去某公司问某人住处如此简单,是我得知某人家里被按了炸弹我通知某公司赶紧解决,事件的重量级能是一个层面的吗?这样公司能不引起重视吗?不要拿小事比大事,类比要客观,您@张洲 的舆论很重要!”

对于滴滴公司对该事件所该担负的责任,死者家属态度鲜明。

根据《人民日报》发布视频,死者舅舅在与滴滴人员交涉时提出:“刚刚三个月,空姐的事情你们没有反省,而是继续不去管理自己的公司,而导致人命发生,你们不去管理严格的话,就是谋财害命。”

8月25日下午,浙江省运管局紧急约谈滴滴平台浙江区负责人,要求滴滴平台立即整改,整改期间暂停其在浙江区域的顺风车业务。

截至发稿时间,滴滴顺风车在其它城市的业务尚无暂停消息。搜狐科技尝试在北京地区呼叫顺风车,滴滴app在呼叫顺风车前弹出“人脸识别”的对话框,在人脸识别之后,顺风车功能仍可使用。

“顺风车”业务仍旧抢手

滴滴顺风车业务在2015年6月正式上线,2015年7月,根据易观智库报告,滴滴顺风车业务在顺风车市场占比为66%,排在第二的嘀嗒拼车占比为21%。

滴滴顺风车总经理黄洁莉曾表示,希望让顺风车成为滴滴内部订单量、用户量最多的业务。

根据滴滴公布的数据,2017年春运期间,滴滴顺风车运送了843万人次。2018年春运首个10天,有758万人乘坐滴滴顺风车返家。

除了2017年春运期间的数据之外,滴滴几乎没有公布任何关于滴滴顺风车的数据,搜狐科技询问滴滴公关部未得到回复。

在顺风车领域,嘀嗒出行一直以除“滴滴之外,第二大平台”自居。

嘀嗒出行CEO宋中杰在一次演讲中曾提出:“顺风车具有很大的优势,就是成本低。它跟当地出租车对标的话,大概成本只有出租车的1/2,甚至1/3。”

作为滴滴顺风车竞争对手,在2017年10月前仅有拼车业务的嘀嗒拼车发布的数据,具有一定的参考性。

相较于滴滴顺风车在2017年春运期间的758万人次订单,嘀嗒拼车曾根据2017春运单日订单,提出预计2017节前春运返乡订单将超200万。

根据嘀嗒拼车发布数据,从 2014 年 9 月 1 日上线以来,截止 2017 年 9 月 1 日,嘀嗒拼车总行驶里程达 71.6 亿公里,总覆盖城市达 359 个。用户数超 7000 万,其中车主 1200 万。

此外,高德地图也在近期加入了顺风车战场。

2018年3 月 27 日,高德地图宣布推出顺风车业务,成都、武汉两地率先上线,同时开启北京、上海、广州、深圳、杭州等城市的车主招募,之后将逐步扩展到全国更多城市。

滴滴能否放弃“顺风车”?

从数据上看,滴滴的“顺风车”业务并非其主流业务。

根据滴滴官网数据,2017年全年,滴滴出行提供了超过74.3亿次的移动出行服务,日订单规模达到2500万单以上,覆盖全国400多个城市的4.5亿用户。

对比此前滴滴发布的,春运期间10天内758万人乘坐顺风车返家数据,春运期间顺风车日订单约为75万,在日订单2500万规模中占比并不高。

除了顺风车之外,滴滴目前还有快车、自驾租车、代驾、顺风车、共享单车等业务。在其它业务足以支撑滴滴订单量的情况下,滴滴不愿意放弃顺风车业务呢?

今年4月,滴滴宣布成立一站式汽车服务平台,该平台将涵盖多项业务,致力于优化出行产业链条。

形成一条强有力的行业闭环,覆盖全面的出行业务,这便是远景——“成为全球最大的一站式出行平台”。

为了形成一条完整的产业链条闭环,滴滴近期正不断地扩张业务,包括外卖、单车、车服等。

另一方面,如果滴滴放弃顺风车业务,对手可能会借此追赶甚至超越滴滴。

在顺风车领域,前有嘀嗒拼车,在顺风车业务之余引入出租车业务,请来李斌出任董事长;后有高德强行加入;更难保滴滴最大的对手美团不会在滴滴放弃顺风车之后抢占这块市场,并以此壮大自己在出行领域的地盘。

对于滴滴来说,为了产业链条的完整,即便顺风车业务不是那么的“有价值”,甚至因此招来声讨,也不敢轻易放弃。


赔就行了?程维和滴滴高管欠公众一个真诚的道歉

搜狐科技/黄阳

在“郑州空姐打顺风车遇害”案3个月后,滴滴顺风车再度发生命案。

8月24日,温州一名顺风车车主奸杀女乘客抛尸郊野,该车主在案发前一天曾被投诉尾随乘客。受害者朋友“Super_4ong”在微博上指责滴滴贻误了“侦查和抢救时机”,且“有不可推卸的责任”。

你尽管死,我只管赔

尽管在温州女乘客遭遇奸杀的案件里,滴滴犯了两点致命的错误,但滴滴的回应明显诚意不足,被被网友指责“你尽管死,我只管赔。”

第一点,在车主作案的前一天,有另一名顺风车乘客投诉其‘多次要求乘客坐到前排,开到偏僻的地方,下车后司机继续跟随了一段距离’,滴滴客服承诺两小时回复但并未做到。

第二点,滴滴没有第一时间将车主信息提供给家属。

在“稠州论坛”上,有网友发表曝光投诉,名为“滴滴:你尽管死,我只管赔”,文中对滴滴在整件事情上的不作为提出强烈的谴责,并直指滴滴的态度是“以后每死一个人,我们都会赔钱的。”而实际上,对于用户而言,“我要你赔钱有用?我要人活着啊。”

是网友言辞太过激烈吗?

翻看滴滴事后的回应,有这样一段话:

再次向乘客家人以及公众道歉。我们会继续积极配合警方,同时全力做好家属后续善后工作。我们承诺,无论法律上平台是否有责,以及应当承担多少责任,未来平台上发生的所有刑事案件,滴滴都将参照法律规定的人身伤害赔偿标准给予3倍的补偿。

首先,滴滴并没有直接承认自己在案件上有责任:“无论法律上平台是否有责,以及应当承担多少责任”,其次,滴滴表示称,未来所有形式案件,都将给予3倍的补偿。

那可不正是网友所言“你尽管死,我只管赔”。

对于估值5000亿的滴滴来说,3倍的赔偿并不能看出它的诚意,能否正视“顺风车”的安全隐患才是关键。

让我放弃我偏不

早在“郑州空姐打顺风车遇害”之后,便有内外部声音呼吁滴滴放弃顺风车业务,滴滴最终选择了“整改”。

今年6月,滴滴顺风车出台新规,包括在0:00-5:00暂停业务、只允许车主与乘客为同一性别方可合乘出行、 在国内小部分城市测试行程中录音功能。

滴滴所谓“新规”并不能起到实际作用,3个月后,奸杀案件再度发生。

从规模来看,顺风车业务在滴滴整体业务链条中,占比极低,即使春运期间,日订单也只有75万,相比2500万的平均日单,占比仅3%。

滴滴不愿意放弃顺风车业务的原因,并非因为顺风车业务对其有多么重要,而在于滴滴对形成完整行业闭环的坚持。

今年4月,滴滴宣布成立一站式汽车服务平台,该平台将涵盖多项业务,致力于优化出行产业链条。为了形成一条完整的产业链条闭环,滴滴近期正不断地扩张业务,包括外卖、单车、车服等。

另一方面,如果滴滴放弃顺风车业务,对手可能会借此追赶甚至超越滴滴。前有嘀嗒拼车,在顺风车业务之余引入出租车业务,请来李斌出任董事长;后有高德强行加入;更难保滴滴最大的对手美团不会在滴滴放弃顺风车之后抢占这块市场,并以此壮大自己在出行领域的地盘。

为了完整的出行平台闭环,为了不让竞争对手抢到“垂直高地”,滴滴选择尝试“抢救”顺风车业务。然而悲剧的再度发生,也宣告了滴滴顺风车的“抢救”失败。

两次命案的发生足以证明,既然没有能力在管理上做到充足的安全保障,那么滴滴就应该放弃顺风车业务。

滴滴高管们欠公众一声道歉

再度发生滴滴女乘客受害的案件后,如上次一样,滴滴对外的表态,始终只有官方程式化的各种公告。

我们始终看不到滴滴出行创始人兼CEO程维以及其他高管的身影。

无论是作为知名企业家的社会责任,还是滴滴如此体量且关乎民生的大公司的企业社会责任,滴滴的高管都应对外有一个明确的表态,此类恶性事件的反复发生,作为企业家本身已无法与之隔离。例如百度因付费医疗广告,反复出现“事故”,李彦宏本人的形象也随之受损。

近几年,日本车企丑闻频发,车企高管无一不召开记者会鞠躬道歉,接受媒体和大众的谴责。

高管亲自鞠躬道歉的车企有哪些呢?日产、斯巴鲁、日产、马自达、铃木、雅马哈。

为此,日本东北大学名誉教授大渊宪一在接受央视记者采访时提出:“道歉包括几个要素,大致分为三个部分:第一,承认自己的错误和责任;第二,给相关人员造成了麻烦,就此进行道歉;第三,反省过去,表明今后改进的决心。”

在两次滴滴女乘客受害事件中,除了赔偿之外,滴滴的高管们并没有表达任何承担责任,反省过去,表明改进决心的态度。

在两次滴滴女乘客受害的案件发生后,由始至终都是滴滴公关部在发声,程维以及全体高管没有在任何的采访中公开表示过个人对受害者的歉意。

程维和柳箐们欠公众一个真诚的道歉。

相关文章:

滴滴顺风车再出命案 受害人好友求助客服遭回应“消消气”

浙江运管责令滴滴立即暂停浙江区域顺风车业务

[评论]滴滴顺风车再犯错 却成了做号者的狂欢

央视:三问滴滴 以生命的名义

滴滴顺风车再酿命案 客服为何屡屡失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