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WS.ALL
Ruizhao's News Reader

不同国家新冠检测率为何差数百倍?这个问题不只与贫富相关

Cnbeta /2020-04-09

上月,世卫组织(WHO)总干事谭德赛在新闻发布会上说:“我们向所有国家传达一个简单的信息:检测,检测,再检测(test, test, test)。”据半岛电视台4月7日报道,世界各地的卫生专家支持谭德赛的这一论断,认为这样可以“平缓疫情传播曲线”,以防止意大利与西班牙病例急剧上升的现象在其他国家再次上演。

通过大规模检测,可以将感染者与其他人隔离开来,有助于确认接触者,从而遏制传播。

但据新加坡《海峡时报》4月6日报道,截至当日,长期追踪世界各国疫情的Worldmeter网站称,在人口超过5000万的国家里,印度尼西亚、埃塞俄比亚、尼日利亚和孟加拉国的检测率位居倒数。这四个表现“最差”的国家人口规模均破亿。发展中国家及部分发达国家检测率低的状况令人担忧。

如何进行新冠病毒检测?

据半岛电视台报道,新冠病毒检测方法有WHO推荐的核酸扩增检测(NAAT)和血清抗体检测。

核酸扩增检测更为常用,通常从上呼吸道收集包含粘液和唾液的混合物样本。这种方法虽然可靠,却比较耗时,检测过程最多需要3到4个小时,几天之内才能得出结果。

血清抗体检测则只可确定样本拥有者是否曾感染或接触,无法确定样本拥有者是否还具有传染性,总体而言仍处于开发阶段,只有新加坡等少数国家采用这类测试方法。

据报道,在世界上大多数国家或地区,65岁以上长者与重症患者拥有优先检测的资格。因检测工具供应不足,许多出现轻微症状的人难以在美国等国家接受检测。

在大多数国家或地区,新冠病毒检测主要在专门的实验室和医疗机构中进行。最近几周,德国、加拿大、阿联酋和韩国等国家在医院以外开设了检测中心。

其中,韩国因检测普及、迅速而受到世界关注。不少韩国城市设置了路边监测点,以迅速获得样本,让汽车乘员在车内即可完成取样。这不仅节省了约三分之一的检测时间,也降低了病毒传播的风险。快速采样所取得的样本将送往专门的实验室作进一步检测。

英国广播公司(BBC)3月报道指出,韩国遍布全国的便捷检测点、24小时运作的实验室与总结自应对中东呼吸综合征(MERS)疫情的经验,或许是韩国的疫情能走向稳定的原因。

据半岛电视台报道,美国有几家公司称已成功开发家庭型新冠病毒检测试剂盒,但仍未获得美国食品和药物管理局授权。孟加拉国、塞内加尔研究人员分别开发出的快速检测试剂盒与家庭检测试剂盒则已获各自政府批准使用。

不过,仍有专家担忧,虽然家庭检测试剂盒能扩大检测范围,但可能不如实验室内完成的检测那样精准。

不同国家检测率可差数百倍

根据Worldmeter网站数据,截至4月6日,印尼每100万人中有36人次接受了新冠病毒检测。埃塞俄比亚、孟加拉国与尼日利亚则分别为每100万人检测16人次、18人次与19人次。这四个国家的人口分别为2.64亿、1.05亿、1.65亿与1.91亿。

相比之下,韩国每100万人检测8996次,新加坡每100万人检测6666次,马来西亚每100万人检测1605次。两个梯队的国家之间检测率差距达数百倍。

印尼政府应对新冠肺炎疫情发言人尤里安托(Achmad Yurianto)在接受《海峡时报》6日采访时说:“我们开展监测的依据不是人口规模,而是对阳性病例接触者及访问医院出现症状者的追踪情况。”

尤里安托补充说,印尼也正在开展以血清抗体测试为主要方式的快速检测工程,但这类快速检测的结果不会计入印尼新冠肺炎病例的统计。他强调,这种快速检测不如核酸检测可靠,仅可用于早期的筛查。

印尼是东南亚最大的经济体,与埃塞俄比亚、孟加拉国、尼日利亚相比,印尼的GDP至少都是其中任何一个国家的三倍。《海峡时报》称,正因如此,印尼检测率之低令人震惊。另有印尼当地媒体指出,印尼卫生部公布的全国死亡病例数字与西爪哇省和雅加达特区政府的数字相抵触,令人质疑卫生部数据的透明度和可信度。

据路透社4月6日报道,孟加拉国政府也因未实施足够的病毒检测而遭受批评。孟加拉国卫生部长说:“我们正在14到15个不同的地方开展检测。将来,我们将把每日检测量提升至1000至1500人次。”上周,孟加拉国的每日检测只有50到300人次。

阿富汗的疫情同样令人担忧。截至4月6日,阿富汗已检测2737人次,其中有367例确诊。阿富汗西部边境赫拉特省因数千名阿富汗人从伊朗返回而暴发了该国最严重的疫情。尽管如此,也只有一小部分从阿伊边境返回阿富汗的人接受了检测。

对中、低等收入国家而言,大规模检测的可行度较低。来自南非开普敦大学的学者马亚·莱索斯基(Maia Lesosky)对半岛电视台说:“我认为中、低等收入国家面临的严峻挑战可能与缺乏金融安全网有关。其中的一些国家被认为承担着新冠肺炎及其他疾病的巨大压力。”根据资料,金融安全网指的是能动员力量保持国家金融体系稳定的体系。

莱索斯基分析,开展新冠病毒的大规模检测可能会影响“诊断或治疗现有疾病的能力”。“有了足够的资金,任何事情都是可能的……应该仔细权衡大规模检测的益处与潜在弊端”,莱索斯基说。她强调,大规模检测只有和旨在遏制病毒传播的公共卫生计划紧密结合时才有益处。

检测率低不仅仅是发展中国家的问题

据《纽约时报》4月5日报道,各国政府官员都在使用“大规模检测”、“病例数”等相同的措辞,实际指代的情况却可能非常不同。各国的检测与通报方式存在很大的差异。

即使是发达国家,日本与英国的检测率也较低。截至《纽约时报》上述报道发稿时,日本每100万人只做了大约500例检测,令人担心新冠病毒在日本可能存在隐性传播的现象。与之类似,英国相比西欧其他国家来说检测率偏低,每100万人有2400例检测。

《纽约时报》称,在感染人数仍在可控范围内时,韩国、澳大利亚、新加坡等国大规模检测的方法为疫情提供了一个相当全面的描绘,让减缓疫情成为可能。德国尽管没有采取同等规模的行动,但在早期也做了比大多数国家都多的病毒检测和追踪工作。《金融时报》评论称,德国的策略总体上是成功的。

《纽约时报》指出,大多数存在大量确诊病例的国家进行的检测数量都比较少,都是等了更长时间后才开始进行大规模检测。美国是一个典例,截至4月5日,美国大约90%的检测是在过去两周完成的。

这些国家在通过开启检测工程“追赶”病例数后检测到了更多的病例,但此时已很难判断新增病例中有多少是疫情不断扩大的结果,有多少是扩大疫情监测的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