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WS.ALL
Ruizhao's News Reader

MWC停摆11亿元租金去向成谜 连锁反应或致巴展衰落

Cnbeta /2020-02-15

突如其来的武汉疫情,让中国芯片面临巨大考验。如何应对化解危机,成为当下业界最为关注和焦虑的问题。为此,集微网推出“中国芯疫情危机与应对”系列报道,深入调查采访半导体产业链,了解企业在恢复生产中面临哪些困难,以及需要政府提供哪些扶持政策,并为相关政府部门提供参考依据。

集微网2月14日消息(文/谭伦) “MWC已经成为很多公司年度日程里的一个重要活动。一旦打乱,不仅会影响很多公司的节奏,也会对后续产业造成很深的影响。”一位原本计划参加MWC的国内运营商负责人向集微网表示。

2月13日,MWC 2020正式宣告取消。在声明中,GSMA首席执行官约翰 · 霍夫曼表示,考虑到巴塞罗那和东道国目前的安全和健康环境,全球对新型冠状病毒疫情、旅游和其他情况的担忧令GSMA 不可能举办这次活动。

做出这一决定并不容易,因为对于MWC这一全球最大的电信业展会来说,每年都有无数全球科技企业在这一会议上展示其最新技术、产品与应用。如果取消,连锁反应或许才刚刚开始。

厂商损失惨重

最大最直接的影响无疑来自参展企业。

一个2800多家企业参与的全球展会,一夕之间取消,让很多选择坚持参展的厂商一时间不知如何应对,尤其是很多中国公司。据悉,在正式取消前,虽然爱立信、英特尔、英伟达等国际巨头公司都已宣布退出本届MWC,但包括华为、中兴、中国移动小米OPPO、联想等在内的中国头部展商都选择了坚守。

“真的是欲哭无泪。”一位小米国际品牌部的人员告诉集微网,为了此次MWC耗费了几个月的准备工作,如今全都泡汤了。中兴方面则是参展团队基本到位。“2月1号参展团队已经陆续出发,目前大队伍基本都在巴塞罗那了。”中兴有关人士告诉记者,目前前方团队都在待命,等候公司指示处理后续事宜。

据小米有关人士透露,本次小米派出了一个100多人的团队,光机票酒店损失就达几百万元之巨。而华为、中兴等公司的人员阵容会比小米多出至少2倍左右。

对于后续的处理,截至发稿时,华为已宣布会通过线上及区域活动与客户和合作伙伴等保持沟通,展示华为领先的产品与解决方案。Realme则表示原计划MWC亮相的X50 Pro 5G旗舰新机,将改为马德里当地时间2月24日全球线上发布。

“明天就回北京了。”小米方面人士告诉集微网,公司已经决定撤回前方的工作团队,明日起将陆续回国。

11亿场租金会赔吗

对厂商而言,最关心的问题仍在于展位费是否会退还。据西班牙媒体《国家报》报道,GSMA在正式取消MWC前试图说服巴塞罗那政府宣布公共卫生紧急状态,这样就可将取消大会导致的赔偿转嫁给保险公司,但最终被巴方拒绝。

一位科技公司的法务人员告诉集微网,在GSMA正式取消前宣布退展的公司很可能没法得到赔偿。但是,对于坚持参展的公司而言情况或将有所不同。“一般而言,双方签订的合同里都有保险条款。保单通常会规定许多不可抗拒因素,包括不可抗力。”该法务人员表示,不管是从GSMA处还是保险公司,坚持参展的企业应该能挽回一定损失。

与此同时,也有媒体报道GSMA或将此次参展费用转移至明年的MWC,对此,集微从GSMA中国区有关人员处了解,一切还在讨论中,最终将以什么形式返还费用还未决定。

“包括爱立信在内的大公司或许还是会获得一定赔偿或者其他补偿措施的。”一位通信业观察人士向集微网分析,此次GSMA决定取消的最大原因就是大公司的陆续退出,这将直接降低展会的影响力。“大厂商对于GSMA而言非常重要。”该人士表示,没有任何补偿措施可能会有损双方的关系。

据多次参加MWC的一位会展公司销售向集微网透露,本届MWC一平米的展位费用约为1200欧元,全部场地租金总计达1.5亿欧元(约人民币11.3亿元)。其中据集微网此前了解到,光是爱立信一家的展位面积就高达6000平米,总展位费达到650万美元。

MWC上海或迎来逆袭拐点

“这或许会是一次拐点。”电信分析师马继华向集微网表示。这次取消MWC可能会产生一系列连锁反应,很多参展的主要公司和与会者会重新审视 MWC对其业务的重要性。同时,巴展的取消意味着6月份的上海MWC的地位会突然升高,届时如果反响不错,有可能会对GSMA的未来策略造成影响。

据GSMA中国区的一位业务人员向记者表示,目前的情况使得近日向他咨询6月份上海MWC合作的电话多了不少。“有很多中国的企业,也有很多国外的公司。”该人士表示。

MWC上海是目前亚洲最大规模的移动行业展会,也是GSMA除巴塞罗那MWC与洛杉矶MWC外最重要三大展会之一,据GSMA工作人员告诉集微网,2019年上海MWC的参展人数超过7万人,仅次于同年巴展的11万规模。但是,集微网也同时了解到,创立于2015年的上海MWC的参展企业规模为500家左右,还无法与巴展的近2800家媲美。

一位资深通信媒体人向集微网表示,MWC是GSMA最重要的收入来源,今年的取消使得GSMA肯定想极力弥补巴塞罗那的损失,并借此强调自己在整个行业的核心地位。“从这个角度来看,我认为上海展有很大的机会壮大。”他表示。

据集微网从GSMA方面了解,如今名声在外的MWC其实早已经历过多次主办地的更迭,其最早起源于1987年在布鲁塞尔举行的“泛欧洲数字蜂窝无线电”(GSM的前身)商业会议。1990年在罗马举行时,首次使用了“ GSM世界大会”的名称。在接下来几年里,大会先后在尼斯、柏林、里斯本、雅典和马德里举办,并于1996年开始连续10年在戛纳举行,其名称也从2003年演变为“3GSM世界大会”。

2006年,大会移师巴塞罗那,并于2008年起首次使用MWC(世界移动大会)的名称。2011年起,GSMA宣布了一项与巴塞罗那官方长期合作的MWC举办协议,据悉该合同将维持到2023年。

“这对中国的通信业来说是一个机会。”在马继华看来,相比巴展,会有更多的中国通信业企业参与到上海展,而中国通信业这几年在全球的话语权已经极大增强,尤其是在5G方面。“今年是5G商用非常关键的一年,如果占据天时地利人和,上海展能够展现很好的营收能力和影响力的话,我相信巴展的地位或许会就此动摇,甚至衰落。”马继华表示。

“不过,这仍要取决于疫情的发展。”马继华表示。